星期日, 6月 14, 2015

古典制約

主人帶她去寵物店挑項圈,那種寵物店常見尼龍材質還有花花狗腳印狗骨頭圖案的便宜項圈。女人不喜歡苦著一張臉,原本想像中會是厚皮革、素面但精緻、還會聞起來很香的,而不是這種人類自以為是幫寵物裝可愛的。主人倒是堅持要這款,
「做狗就是要有狗的樣子」主人說,
「也是有帶皮革素面項圈的狗啊」女人小聲地抱怨,

不過當女人跪在地上,主人雙臂環繞圈住她在懷裡,在女人頸後試鬆緊度扣上項圈時,女人就融化了。

女人整個人融化在主人的氣味中,被圈住的不僅是脖子,是全身上下。女人強烈地感受到她是被主人擁有著的,是主人眷養著的家畜,主人會照顧她也會決定她成長的樣子,什麼項圈都好,只要是主人喜歡的。

主人這次要她要得特別強烈,從女人背後拉扯著項圈牽繩強勢的要她,以她最享受的疼痛粗暴揉捏,主人說:「我喜歡妳戴著項圈溼答答地準備好等我進入的樣子。」,害女人回家自己看到床頭項圈時都忍不住輕咬嘴唇亂想著,想著自己赤裸戴著項圈的樣子就濕了下身。

一次又一次,主人對帶著項圈的女犬展現濃厚情慾,項圈也成了女人情慾強化物。

有天女人自己逛街看到一條有著精緻鎖頭的美麗項鍊,她想,這平常上班上課都可以戴著耶!主人會不會喜歡呢?會不會像看到她戴項圈一樣的興奮呢?女人買了下來,在約會時戴著給主人看,討好著問主人喜不喜歡?主人笑著說好看,摸摸她的頭安靜看夜景。咦?沒有期待中的炙熱情慾,她開始辨別出這個項圈之於奴隸身分是個多麼特別的存在。

女人學會在下半身慾望難耐時,拿起項圈乞求,
「主人幫我戴項圈好不好......」
「戴項圈幹嘛?」
「想要主人替母狗戴項圈,使用我,幹我」
「對嘛,你應該要很習慣跟主人說你想怎麼樣被使用喔!」


「你是巴甫洛夫的狗。」主人扣上項圈摸她濕淋淋的陰部說,
「我是你的狗。」女人說這句話越來越自然了。
 

星期日, 3月 15, 2015

[翻譯] aftercare 事後照顧/呼呼

aftercare 字面翻譯為「事後照顧」,我比較想翻譯成「呼呼」

在 BDSM 情境中,呼呼指的是在劇烈肉體痛苦後的情感照顧。經歷一場 BDSM 調教後,身體的疲倦與心理上的壓力都會蠻大的,呼呼是一個安慰、舒緩、放鬆的過程,也是 Dom 支配者與 sub 臣服者互相分享剛剛興奮的點、難過的點,一個即時快速溝通的時間。

BDSM 調教後的呼呼通常會包含擁抱、親吻、摸頭、讚美、感謝或肯定的話語,或是以一場香草性愛做為獎勵互動。一般來說我們覺得在 D/s 支配與臣服關係中,只有 sub 臣服者需要呼呼,但 Dom 支配者可能也是需要一些的,例如來自於 sub 的肯定。

資訊參考:維基百科
繪圖原始來源:http://jessi-draws.tumblr.com/post/110325389317/i-made-a-short-little-comic-about-after-care



星期日, 2月 15, 2015

[翻譯] 寵物扮演/人形寵物:基本介紹 (原著:Skylerpet)

原文:Pet Play and Human Pets: A Primer | Submissive Guide

文/Skylerpet ( April 15, 2009 )  ,翻譯/梅子

今天的文章來自作者 Skylerpet,她在看過 Youtube 每週情報單元後主動地寫了篇文章給我,她在 D/s 關係裡面是屬於服從方寵物。謝謝 Skylerpet!後來她又有補充一篇文章說明人形寵物 ( Human Pets ) 可以點選這裡閱讀

寵物扮演(畜化玩法) 是一種很獨特,不為人所知的 BDSM、D/s 次文化,但在我看來是非常有趣、愉快的「變態」生活方式。我現在寫這篇文章是從我自身女性服從者的角度來寫,請歡迎調整成任何適合你自己的方式。

星期一, 1月 19, 2015

Re:在最好的時候遇見你

在最好的時候遇見你 文/謎思瑞秋
Re:在最好的時候遇見你 文/Arrogant



我很喜歡繪本《THE MISSING PIECE MEETS THE BIG O》


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自己的形狀,想要尋找一個跟自己契合的人。可是,我們自己也是會改變的,當三角形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契合的夥伴組成一個圓,他卻長大了凸出去了。又或著是說,我們自己也是可以改變的,三角形自己試著滾動,尖銳的角磨掉,形狀改變,最後自己成為一個圓。

有很多很多假設性的問題可以問,如果我現在單身我還會想結婚嗎?如果我在十年前遇見你,我們有沒有機會在一起?你說恨不相逢未嫁時,那你會娶我嗎?老實說,這些問題我都不太想認真,因為它終究只是個無法驗證的假設而已。

兩個人一起生活,很多大小事,我不太相信有什麼天生100%的契合,我相信的是兩個人有沒有一起牽手一起相處的信念,如果願意牽手,遇到問題時會一起去想辦法解決,為彼此多一些理解與改變,自然就會彼此磨合成為一個 Big O ;如果已經失去了一起牽手的意願,遇到問題時才會用"個性不合"當藉口說分手,對我來說,分手就是這麼一個無法回頭的決定。

以往的種種造就了現在的我,沒有什麼時間點是認識我最好的時機,只有你願不願意牽我的手?我願不願意握住你的手?集滿兩個「我願意」的時候,就是最好的時候。



「如果我當時有回應你的感情,我們會在一起嗎?」
『可是你就沒回應我呀。』
 
 

星期六, 12月 13, 2014

最近好嗎?

2014-9-16 12:06
「剛剛在公司郵件中把sync打成sink」
『這絕對是inside joke』

2014-9-24 17:31
「我想不起來我們是為什麼會認識耶?」
『因為 S.Ink ?』

距離 S.ink 暫停已經快要3年了,時間感覺過得很快(也許只是我自己年過30都不想看日曆所以覺得過很快XD),然而在 Blog 暫停更新以後,我與一部分人仍延續著 S.Ink 交換日記後的互動,S.Ink就像是一個起點。

我在 Facebook 上加了一些這邊認識的朋友、我在吃喜酒的場合遇到了一個、在夜色繩豔表演上遇到一個、在皮繩脫殼日上遇到幾個、打了某人的屁股、甚至,突然發現原來有人是我的高中同學!!!天啊,很想問問所有透過 S.Ink 交換情慾的大家,好久不見,你好嗎?最近好嗎?



我呢,我去年去穿了耳洞,身上的第一個人體改造。

一直以來我身上沒有帶任何飾品、沒有刺青、沒有穿環。不是什麼道德考量,反而是我對於穿環或刺青有著非常崇高的想像,項圈又不能帶去上班,洗澡也得拿掉,相對來說比較像個助興的玩具,不是我渴望的記號。我喜歡讓自己保持著一片空白,讓人來畫;我喜歡做一個毫無菱角的黏土,能有一個人來揉捏雕塑讓我成為他喜歡的樣子;體環、或是刺青這種人體改造是 24/7 的、洗不掉的、一直擁有著的。

在 SM 這條路上我著迷的喜歡控制狂的愛,幻想有個人,充滿控制慾的要我身體上無時無刻都有他,若有一天他要離開了,就把我殺了。然而理智告訴我,這是想像,這不存在。

現實生活中我會很在意 S 是否能說話算話,如果誓言是說「如果愛上了就要分手」,那我陷入感情泥沼時就要說話算話的立刻分手;如果誓言是說「唯一的奴」,那我就會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另一個人也喊我的 S 主人。我覺得那些做不到的甜言蜜語是完全不需要的。可是現實生活中,人會變心阿,人可以迅速切換說不愛就不愛,但不能說殺人就殺人。像是孿生的兩個靈魂, sub 靈魂終究得依賴理智靈魂生存。

最終,愛過痛過我終於了解,那個可以決定我長什麼樣子、揉捏我的形狀的人,其實就是我自己。我控制我自己、我是我自己的主人。我自己去穿了耳洞,自己挑選耳環戴,自己在白紙上畫起喜歡的圖騰。

我很好。 :)


一週熱門文章